拿到支付牌照!三大因素催促携程抓紧行动

/2020-09-27/
原标题:拿到支付牌照!三大因素催促携程抓紧行动没有支付牌照的携程金融始终会缺乏一种安全感,随着监管强调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经营”,这种不安全感想必会越来越重,携程... ...

原标题:拿到支付牌照!三大因素催促携程抓紧行动

没有支付牌照的携程金融始终会缺乏一种安全感,随着监管强调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经营”,这种不安全感想必会越来越重,携程金融想要走的更稳,支付牌照是其不得不解决的一个问题。

消金界注意到,企查查显示,上海东方汇融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经变更为范敏,持股比例99.5%。

据了解,上海东方汇融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是一家持证支付机构,前大股东为上海市国资委。

而范敏为携程网的创始人之一,持股路径为通过成都携程旅行社有限公司,100%控股上海东方融汇文化商务有限公司,然后又100%控股上海东方汇融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这意味着,携程(NASDAQ:CTRP)终于拿下了支付牌照,补齐了其金融牌照中的重要一角。

出行巨头的金融业务空间,至此正式打开。但在其他巨头纷纷收获之时,是不是为时已晚?

合规压力与竞争威胁

无论是从监管的合规性来看,还是携程本身业务来看,一张支付牌照对携程来说都是相当必要的。

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近期表示,“不锈钢方管http://www.tjdwg.com凡做金融都要牌照,实现监管全覆盖”。人民银行科技司司长李伟也在上“金融科技上海高峰论坛”上表示, “金融科技的本质是金融,要做金融服务必须要持牌。”

监管三令五申的强调“牌照”对金融业务的重要性,业内人士认为,这与近年来互联网平台大肆进军金融业不无关系。金融创新乱象需要从源头加以限制。

携程的金融业务显然也在其中。

另人惋惜的是,携程作为出行巨头,在金融方面的布局稍晚。如今加快拿牌照的步伐,躲过了“群魔乱舞”的时期,待规则清晰后发力少走弯路;但也错失了互联网金融用户积累与抢占市场的红利期。

7月份,携程在天津成立了携程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3000万元,由携程旅游网络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即“携程”)100%持股。这意味着携程获得了一张类金融牌照。

但对于携程来说,支付牌照的价值显然更高。

除了上面提到的合规需要,从自身业务来讲,携程拥有酒店、机场、旅游景区等诸多的消费场景。此前在经营上,业务压力不大。

而在当下,除了显而易见的疫情影响,美团等平台的跨界经营,让携程面临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

一个巨头的丰富生态,显然可以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美团在其生态内加入金服,除了盈利点外,也是更好进行私域流量的运营。

对于携程而言,更是如此。曾经的垂直领域巨头,也需要延展领域,打造护城河。一张支付牌照,是金融业务的切入口,可以让携程把现有的业务往纵深处拓展,提升用户体验和黏性。

拿到支付牌照后,携程的金融版图变得更加完整了,至此已直接或间接持有消费金融、虚拟银行、支付、小贷、保险、保险代理、商业保理、融资担保等牌照。

低调的金融版图

携程的金融业务一向比较低调。

此前,携程在发行“拿去花ABS”时,透露了业务框架与逻辑。(更多内容请点击《携程金融版图浮出水面:首单ABS底层资产不良率仅为0.05% 》)

消金界发现,“拿去花ABS”的原始收益人是趣游保理,趣游保理目前是“携程旅行网”、 “去哪儿网”金融业务的运营主体之一。

从股权关系上看,趣游保理由北京趣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趣拿信息”)出资设立,而北京趣拿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趣拿软件”)通过协议控制趣拿信息,Qunar CaymanIslands Limited(in Cayman Islands)100%间接控股趣拿软件。

消金界了解到,携程国际有限公司为Qunar CaymanIslands Limited(in Cayman Islands)的战略投资人,投票权占比超过40%。

再看作为资产服务机构的嘉信浩远与华程西南。

嘉信浩远由趣拿信息出资设立,负责“去哪儿网”在线旅行平台的收银台职能。华程西南则是由上海携程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携程商务”)出资设立,主要业务是向“携程旅行网”的供应商提供代理销售服务。

在对携程商务和携程网旅游网进行股权穿透之后,携程的金融版图变得清晰起来。(点击下面图片,查看清晰携程系股权穿透图)

携程系股权穿透图,点击查看清晰大图,来源:天眼查

值得注意的是,携程是上海尚诚消费金融的发起股东,持股37.5%,仅比大股东上海银行(601229.SH)低0.5%。

在小额贷款业务上,上海携程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于2015年9月注册成立,目前100%由携程系公司控股。

公开数据显示,“携程旅行网”、 “去哪儿网”已有近3亿注册用户,日均订单量已达百万级别,2017年全年已累计完成数10亿单旅行订单。

消金界了解到的是,截至2018年底, “拿去花”在“去哪儿网”平台的GMV渗透率为12%,在携程网平台的GMV渗透率为1.5%。

携程金融单一个“拿去花”产品,还有不小的增长空间。

总体来看,我们可以看到,携程金融的网已经铺开了。一个隐形的金控集团已在旅游行业扎根成长起来。

此前,我们分析过,于携程金融而言,最大的短板是缺少一张支付牌照。作为互联网金融的基础业务,支付牌照的缺失,会成为金融业务开拓的掣肘。携程彼时只能以预付卡形式完成网络支付,功能相对较弱,且存在监管风险。

如今补齐短板,携程的金融能否配合发力,值得行业关注。

当下,携程面临的最大变数还在于疫情。

之前我们曾关注到,疫情对于携程金融造成冲击。《消金好资产PK突发疫情:携程拿去花ABS或面临“缺粮”考验》,受疫情影响,携程金融发行的消费金融ABS底层资产面临“断粮”考验。

但随着国内疫情得到很好的控制,酒店、旅游等消费回暖明显,整个行业开始进入了修复期,这对携程金融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环境。建立在携程业务之上的金融业务,还需要走出携程,完成线上化更多场景的铺设,才能在“黑天鹅”到来时,给集团业务更多腾挪空间。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