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史第⑥弹!中唐时期的文学家及其作品

/2020-10-09/
原标题:文学史第⑥弹!中唐时期的文学家及其作品今天给大家梳理中唐时期的重要文学家及其作品!1.韦应物韦应物(737—797),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15岁时... ...

原标题:文学史第⑥弹!中唐时期的文学家及其作品

今天给大家梳理中唐时期的重要文学家及其作品!

1.韦应物

韦应物(737—797),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15岁时靠门荫成为唐玄宗的三卫近侍,生活放浪不检。安史之乱后,他折节读书,进士及第,于广德元年(763)出任洛阳丞,大历十年前后任京兆府功曹参军,建中兴元年间(780—784)任滁州刺史,贞元初又改任江州刺史、左司郎中、苏州刺史,后人因称之为“韦苏州”。韦应物的山水诗,善于用温润洗练的语言,营造超逸脱俗的意境,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如《寄全椒山中道士》。韦应物用绝句与七律写成的山水田园之作,也传诵后世,如《滁 州西涧》。韦诗能以“高雅闲淡,自成一家之体”(白居易《与 元九书》),他的吏隐生活与体验,以及在盛世已逝的时代中的独特情感,都在中国封建社会后半期的古代士人中更具普遍性。他本人也因此被后人与王维、孟浩然、柳宗元并称为山水田园诗人的典范。

2.刘长卿

刘长卿(726?—?),字文房,先世湖北宣城人,生于洛阳。刘长卿一生坎坷,心境颓唐衰飒。他的诗着重表现怀乡伤别、羁旅行役、隐逸闲适、叹老嗟卑等题材,其中渗透着国事衰弊、身世飘零的感伤。他自己以“五言长城”自诩,语言省净,富有远韵,如《逢雪送芙蓉山主人》。刘长卿的七言律绝,声调流畅,意境浑融,形成了清空流畅的独特风格,如《长沙过贾谊宅》。刘长卿的诗作也有概念化、类型化的不足,如诗中“愁”“悲”“惆怅”“寂寞”等词汇频繁出现,“夕阳”“秋风”“青山”“芳草”“落叶”“沧州”“潮水”等意象被反复使用,秋日寒林、夕阳万山之景屡屡出现,语意雷同,这是他的弱点。

3.韩愈

韩愈(768—824),字退之,河内河阳(今河南省孟县)人。韩愈是中唐古文运动的领袖,其诗歌也有很高成就。他对复兴儒学、重振道统有巨大的热情,充溢着追求理想的豪气以及愤激流俗的傲骨。他的诗偏爱惊怖、幽险、怪异的意象,纵横排奡,风格独特。韩诗还大量使用奇词僻字来增添奇险的效果,如“虎熊麇猪逮猴猿,水龙鼍龟鱼与鼋。鸦鸱雕鹰雉鹄鹍,燖炰煨爊孰飞奔”(《陆浑山火》)。具有典型的“以文为诗” 的突出特点,将散文的章法结构、句式、虚词,以至议论、铺排手法移植到诗歌创作之中。《南山诗》铺叙终南山绝顶所见,一连用了51个带“或”字的比喻句和14个叠字句,铺张扬厉,同时又寄寓浓烈的情感。韩愈还常在诗中发议论。韩诗还有不少游戏之作,对自己的际遇处境加以自嘲,如《嘲鼾睡二首》《孟东野失子》语近鄙俚,《落齿》《病中赠张十八》刻画疾病的生理细节,都是很新鲜的笔法。韩愈的诗歌为后世诗人开辟出许多新的创作道路,例如宋诗的以文字为诗、以才学为诗、以议论为诗的特点就受到韩诗的影响。

4.孟郊

孟郊(751—814),字东野,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人。家境贫寒,性格狷介,46岁才进士及第,50岁始任溧阳尉,一生卑宦,不善吏事。孟郊一生穷愁潦倒,作品以自伤身世的寒苦悲吟之作为主,如写自己贫寒生活:“借车载家具,家具少于车”(《借车》),读来令人辛酸;写自己穷困的境遇:“食荠肠亦苦,强歌声无欢,出门即有碍,谁谓天地宽?”(《赠别崔纯亮》)孟诗多刻意营造幽僻清冷的诗境。孟郊以苦吟著称,苦吟与内心的愁苦融合,就形成苦涩幽僻的风格,文字上的推敲往往尖新峭刻,如“春色烧肌肤,时飧苦咽喉” (《卧病》),“瑞晴刷日月,高碧开星辰”(《送淡公十二首》之二)。孟诗的有些构思也很奇特,如《古怨》:“试妾与君泪,两处滴池水,看取芙蓉花,今年为谁死。”诗中的思妇要与情人相比,看谁的眼泪多得能把芙蓉花淹死,将思妇的孤独怨艾刻画得不忍卒读。

5.李贺

李贺(790—816)字长吉,福昌昌谷(今河南宜阳县)人。他是唐宗室后裔,故常自称“唐诸王孙”“皇孙”“诸王孙”。父李晋肃,曾经当过县令,因“晋”与“进士”的“进”音近,李贺便因要避父讳而不能参加科举考试,最后只得靠门荫做了从九品的奉礼郎,不久即托疾辞归,卒于故里,年仅27岁。李贺才华早著,18岁时,他带着自己的诗作拜谒韩愈,韩愈只读了第一篇《雁门太守行》就大为赞赏。他少有大志,但因不能参加科举,理想无法施展,内心巨大的失意与痛苦,只能借诗歌加以排遣。他作诗呕心沥血,李商隐的《李贺小传》记载说:“恒从小奚奴骑疲 驴,背一古破锦囊。遇有所得,即书投囊中,及暮归,太夫人使婢受囊出之,见所书多,辄曰:‘是儿要当呕出心始已耳。’”完全将诗视为生命的寄托。李贺诗歌偏重从死亡、衰老的否定性角度去抒写对人生近乎绝望的悲剧性感受。前人称李贺为鬼才,他的诗作,很多都充满怪异的想象、幽怨的风格。

6.刘禹锡

刘禹锡(772—842),字梦得,洛阳(今河南洛阳)人。他经历坎坷,永贞革新失败后长期遭受贬谪,内心的失意自非常人所能相比,他的《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就表达了自己长期遭贬的苦闷。刘禹锡在长期的贬谪生涯中还受到民歌的浸染,创作了不少有民歌情调的优秀作品,如《杨柳枝》《竹枝词》《浪淘沙》《堤上行》《踏歌词》《畲田行》等,如《竹枝词》。

7.柳宗元

柳宗元(772—819),字子厚,祖籍河东解县(今山西省运城 县),故世称柳河东。柳宗元是中唐古文运动的代表人物,其诗大部分写于贬官永州期间。柳宗元的性格比较沉郁,对社会人事的深思敏悟,又加深了他这种性格气质,他只能将感 愤时事、自伤身世的激切与愁苦,寄托在诗文创作中。因此,柳诗写百忧攻心的精神煎熬,写幽峭孤高的心境都十分深刻,这两者又常常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柳诗的独特风貌。如《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刺史》。柳宗元与王维、孟浩然、韦应物并称为山水田园诗的四大家。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是柳诗的最重要特点。他的山水田园诗善于表现孤峭高洁的境界,寄托精神上的苦闷,如《渔翁》。

8.白居易

白居易(772—846),字乐天,祖籍太原,后迁居下邽(今陕西渭南),出生于河南新郑(今河南省新郑县)。贞元十六年(800)进士及第,元和三年至五年,授左拾遗,充翰林学士。这一时期,白居易有很高的政治热情,积极进谏,屡次上书指陈时政,创作了大量讽谕诗,包括著名的《秦中吟》十首、《新乐府》五十首等。元和十年(815),因宰相武元衡被盗杀而第一个上书请急捕盗,结果被加上越职言事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贬为江州(今江西九江市)司马。这给他以极大的打击,从此开始走上以“独善其身”为主的道路。会昌六年(846)卒。白居易对新乐府的创作有相当成熟的思考,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为君、为臣、为民、为物、为事而作,不为文而作也”(《新乐府序》)。对于新乐府的创作,他特别提倡真实,认为只有“核而实”,才能“传而信”(《新乐府序》)。但艺术性也很重要,他认为:“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声, 莫深乎义。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圣人知其然,因其 言,经之以六义;缘其声,纬之以五音。音有韵,义有类。韵协则言顺,言顺则声易入。”(《与元九书》)。

长篇抒情叙事诗《长恨歌》《琵琶行》是白居易诗歌艺术的代表作。白居易还有不少表现其闲适生活与心境的作品,其近体诗善于反 映生活情状,笔触入实而又富于韵味,如任杭州刺史时所作的《钱塘湖春行》:“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底。几处早莺争暖树, 谁家新燕啄春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描绘西湖美景历历如画,字里行间渗透着初 春的勃勃生机和诗人对西湖美景由衷的热爱与眷恋。白居易的诗歌流畅平易,广泛流传,被称为“白乐天体”。元稹称白诗“自篇章以来,未有流传如是之广者”(《白氏长庆集序》)。白居易《与元九书》曾自负地写道:“自长安抵江西,三四 千里,凡乡校佛寺逆旅行舟之中,往往有题仆诗者;士庶僧徒孀妇处女之口,每每有咏仆诗者。”后来,白居易的作品还传播到朝鲜、日本等国,成为影响广泛的中唐诗人。

9.元稹

元稹(779—831),字微之,河南(今河南省洛阳市)人。元稹倡导乐府诗创作,并身体力行。如《上阳白发人》写宫女的幽禁之苦。《胡旋女》讽刺帝王贪恋逸乐,佞臣投其所好,导致国家危乱。《估客乐》对不法商人唯利是图、横行社会深表不满。这些作品概念化的倾向比较突出,不像白居易新乐府那样能塑造生动的艺术形象,不少作品主题不集中,艺术上没有白居易新乐府那样成功。乐府诗之外,元稹还留下许多很有情味的作品,如《遣悲怀》三首思念亡妻,真挚质朴,对仗工稳而又流畅自然。元稹还有不少作品表达对友人的挂念以及对历史盛衰的思考。如 《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